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似水流年

寻找记忆中的梦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澳洲的小偷  

2015-01-26 05:10:33|  分类: 澳洲生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澳洲是个君子之国.在西方发达国家中,它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.我们刚到澳洲时,听人介绍说:澳洲在很多年前治安非常好,真是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.送牛奶的人就把奶瓶搁在门外,很少听到有抢劫行窃的.可是后来情况就越来越不好了.有人把这种变坏的情况归咎于移民多了.

开始,我也觉得可能是有道理的,也许是外来移民穷,素质低,是他们造成的. 但是,这种想法不久就被我的经商经历打破了. 1998年, 我有机会自行创业, 在离墨尔本市中心最近的一个区: FITZROY的BRUSWICK街上开了一家超市.自从我们开店以后,我就开始对这个社会和这个社会中的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. 因为我亲手抓获的小偷太多了.开始抓的是地痞流氓,不过是三窖九流而已. 但后来越抓让我越吃惊, 有不少竟是绅士和良家妇女, 甚至还有蓝眼睛黄头发,西装笔挺,或者穿着醒目制服的小偷.

到了最后一个时期, 我能够抓到 “高手”了. 所谓“高手”是指其偷东西的速度之快,技巧之精,神态之静,手法之奇,简直可以与魔术师相媲美.有一位中年妇女黄头发蓝眼睛,看上去很高贵很有气质,还穿着名牌商店的制服(就是我们超市对面那家名牌商店的职工).她把一包32片装的卫生巾拿过来看一眼,然后又放回去,这个动作前后才才几秒种,就把其中的一片卫生巾取出并夹在了手中.而且她就是正面对着你,你也看不出. 可是当我戴着手套拿着这包被拆过的卫生巾,眼睛看着她正面迎上去时, 她主动先承认了. 我简直不相信这样的人会偷东西? 我佩服她的技能,但是我再也不佩服什么人种的高低了.

在所有这些被抓到的小偷中,除了一个是亚洲人外,其余都是西方国家人.可能这是个巧合,一个黑人都没有.在这些西人中,我不相信他们是移民.因为他们的英语非常地道,一听就是OZ口音.假如他们中一些人的父辈是移民的话,那么他们也至少是第二或第三代人了.我几乎没有听到过被抓到的小偷口音操有美音,印度音,或夹杂着东欧口音的.这可能是刚来的移民还不熟悉当地的情况,或者他们的胆子还没有大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.所以我的感觉窃賊的条件应该是:第一,非常当地化.第二,非常熟悉当地的情况. 试想,如果一个小偷把自己打扮成外来人,操着外来人的口音, 那不是把自己的目标放大,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吗? 另外,非常熟悉情况对小偷来说也很重要. 他们往往熟到了 “油”的程度,如鱼得水. 我不能排除刚来的移民中也有小偷,但是从概率上讲,熟悉情况的小偷往往比不十分熟悉情况的小偷更容易下手. 我估计了一下,在四年半的时间里,前后大约抓了近三百来个小偷. 连我们的房东都来劝我说: “你不能这样抓小偷的, 这些人尽管偷东西, 但也是你的顾客,会为你带来一些生意的.”

偷东西的人,绝大部份是穷人. 一旦被我抓到后,我首先会问他(她)认不认罪? 几乎没有一个不认罪的.然后我会问他(她) 怎么处理? 他(她)们的第一个反应都是要求不要报警. 我可以自豪地说,对于所有被抓的小偷,除了一个是精神病者外, 我从来没有报过警. 我自己也当过警察, 我太了解警察了. 我有自己处理的方式. 小偷与强盗不同, 他们一般最初都是以非暴力方式犯罪,而强盗往往一开始就把暴力付诸在自己的行动中,对此应该报警. 一个体力再强壮的小偷被抓到时,他(她)的心理极其虚弱,他们是 “弱势群体”. 因为作賊心虚嘛.这时, 哪怕一个手无扶鸡之力的妇女大吼一声,都有可能把他(她)下得心惊肉跳(我真碰到过浑身吓得发抖的呢!). 小偷从受惊到缓过神来需要一定的时间的.在这段不太长的时间里,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 “教育”和 “修理”他们. 好象你说什么,他们都会唯唯诺诺地答应. 所以,不报警我们一般也能对付. 但是,这段时间不会长. 假如你有报警的意图,假如你不在这段宝贵的时间里自己妥善处理好,就有可能把对方逼到一个狗急跳墙状况中去.原来你是强者他们是弱者,就有可能倒过来,甚至反而会出现更复杂或意想不到的情况. 再说,警察来了又能做什么?你想叫警察去惩罚他们,那才叫天真和愚蠢呢. 警察只能制止一个人的行为而不能改变一个人的行为. 既然你已经能制止和控制住了,而且做得比警察还要好了,为何再要去报警呢?

另外从策略上讲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. 小偷可以被抓也可放,而你的店可就是跑不了的庙了.你愿意花费更多的精力去对付别人可能的报复吗? 其实,只要他们认识这种做法是犯罪, 并保证以后不在进来偷了,那就可以了. 对于确实是贫穷的人, 我一般还让他(她)们带点面包和饮料走. 而对于那些 “绅士”和“良家妇女”我也最多 “教育”他(她)们几句就算了. 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: 有些 “绅士”和 “良家妇女” 外表看上去举止显得非常有修养,人的长像也很好,他(她)们都有较好的工作,有的甚至还穿着制服来偷东西的. 他(她)们有那样好的条件, 为什么还要去偷东西呢? 而且有些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. 譬如,从一大包卫生巾中去偷取其中一片藏在口袋里, 把一包咖啡塞在自己的胸罩内, 把一块巧克力糖塞在自己的内裤里,……. 真是无奇不有.

以前我们在中国常听人说小偷多,那时我们曾片面的认为是中国人的素质不好, 外国人就比我们好. 其实那才叫大错特错呢! 哪一个国家里都有小偷,哪一个国家里都有素质不好的人. 今天我在 “君子之国”里当了老板,也总算让我亲眼看到和亲手抓到了那么些个小偷. 这种难得的亲身经历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吧! 然而,不管我在这个店里抓了多少小偷, 也不管这些小偷为何那样多地集中在了我们这里, 我仍然相信他们必竟还是占总人口中的少数, 否则那还了得啊! 令我感触良深和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 在FITZROY 区BRUNSWICK 这条不足千米的街上,怎么竟然会有那么多小偷跑进来,而且我亲手会抓到那么多.可想,抓到的总是少数,还有更多的没有被抓到的呢? 是我的这家店的位置原因?或是巧合?还是在其他地方也一样?不管怎样,我实在对这个"君子"之国不敢恭维了.

也许有人会奇怪,我怎么能抓到那么多小偷的呢?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武器,那就是有了一套没有死角的,并且真正可实时监控的系统. 我不是机械地采用录相监视器,那才叫 “废物”呢. 当你事后倒录像带发现偷窃者你又能如何呢? 他早就跑掉了. 我在店内安装了许多反光镜, 我能站在我的工作位置上通过这些反光镜看到每一个角落.对于一些死角,我再补上摄像头加以辅助之. 这样, 我就能及时看到小偷的一举一动. 当我看到有人偷窃,我能非常准确地说出被偷为何物, 以及被藏在何处. 只要我说出得那样准确, 偷东西的人都会吓得发呆,几乎没有人再敢抵赖的. 几年抓下来, 我有了丰富的经验了.当一个人一进店门,我基本上就能大致上判断出我该不该盯上这个人, 这个人有无可能偷东西, 甚至这个人从我身边一走过,我就能知道这个人是否吸毒……等等.

一般来说,人进店来是来买东西的,他们的眼睛多数是看着商品和货架才对.如果一个人老是回头要看看营业员的话, 就可能会出事. 特别是当一个人朝着人少的地方钻, 把东西塞进衣裤里的话,那就问题来了. 有一次我从反光镜里看到一个人在往衣服里塞东西, 我过去突然一敲他的衣服,竟从里面滑出六七把刀来, 哐朗哐朗地都纷纷掉在了地上. 最可恼的是女青年把偷的巧克力糖塞进胸罩和内裤里,她们知道你不敢查. 对此, 我们也有办法,第一先说出她偷的东西为何物,第二告诉她藏在何处,第三警告她若不及时拿出来我们便会报警. 这样一来,她们只能服输. 这真是一本写不完的书.但我们有自己的见解: 我们来到他乡, 我们没有必要去同别人结怨.我们对这些人还是要宽容,就象这个国家曾经对我们作出的宽容那样. 假如我们还想对这个社会有所回报的话, 处理好与小偷和穷人的关系就是最好行动. 让人感到最痛快和扬眉吐气的是,我们在这块“领地”里可以完全自己当家作主,不再受人欺压. 如果碰到不讲道理。


来无理取闹者, 或有任何种族岐视的澳洲人, 我们倒过来可以把他们“驱逐出店”. 同时,我们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对那些看不起亚洲人的人, 还以颜色, 以牙还牙. 有一次遇到一位种族主义者,她大叫: “你们亚洲人不应该来澳洲做生意. 这是我们的国家.” 我也大声地对她说: “ 请你闭上你的嘴. 只有土族人有这个权利这样说. 查查你的祖辈吧.我不知道你的爷爷是被流放来的?还是强夺土族人的强盗? 就是你老子是来管囚犯的,你也无权阻拦我们在这里做生意. 今天这里是我的领地.我命令你马上给我滚出这个店去, 否则我会报警的.”看到这人恢溜溜地跑掉了, 我们真的感到扬眉吐气.小偷并不是太可恶东西,就象偷吃东西的老鼠到处都有.可恼的是种族歧视的小偷.我们就碰到过. 他明明偷了你的东西还要跟你评理,说你们亚洲人不应该把店开在这里.这叫什么事儿? 不过我还是幸运的,如果碰到种族歧视的强盗,我敢肯定他们也会来评理的! 咳, 真是荒唐. 更荒唐的事还有着呢. 在我们的顾客中,有一位当地的警察.我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:"如果小偷夜里打破我店的玻璃进来而被击伤,会怎样?” 他回答:“首先被起诉的是店主而不是小偷”. 然后我又问了一个问题: “什么是防卫过度?”, 他回答说: “凡用铁器致人伤亡者一般都会被判入狱,而用木器伤人者会轻一点.” 你看, 澳洲就是这样一个充分照顾弱势群体的和谐国家. 防御者是不能随便对付入侵犯罪者的. 如果受害者对加害者过度防卫就会倒过来,原来的受害者是加害者,而原来的加害者是受害者. 这就是西方人的价值观. 不过我想这是有他们的历史根源和传统道理的. 否则,他们怎么能在澳洲,新西兰,美洲等地站住脚呢? 用这种逻辑当然可以把土族人,毛利求人,印地安人等当作防卫过度的加害者, 而加害别人的祖先当然就可以被认为是受害者了. 久而久之,就成了国际惯例了. “酷”! 这才叫雷人呢!

 

Wednesday, July 28, 2010

 

http://liujianpingxiaoweidong.blogspot.com.au/2010/07/blog-post_5556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