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似水流年

寻找记忆中的梦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代价  

2015-11-25 12:07:00|  分类: 初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接上篇《证人》http://sinosale6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0940256201452194944130/

汽车被追尾这事已经过去快两年,本周二经过庭审,最后判决我们的官司打赢了。

 

为什么要打官司?

很多人都曾提醒并劝说过我们,打官司这是件劳民伤财的事儿,最好私下解决。我们坚持打官司的原因有三个:

 

1. 肇事司机假装承错误,在欺骗我们未给两车拍合照的情况下挪车后,拒不在事故责任书上签字,到后来甚至反称她在我们左车道行驶,是我们突然变道造成了追尾。她曾经三次邮寄或派人往我家送和解书,但赔款从一千五最后直降到一千,而实际修车费用要在四五千。

 

2.肇事司机和她律师太嚣张。律师说她是莫纳什法律系的高材生,懂法律、口才好、官司一定能赢。试想,这样品行的人,若将来让她成了律师是不是要害更多的人?就算是为民除害我们也有责任打这场官司给她留下污点和教训。

 

3. 此追尾事故发生在我们的车险刚到期还未续上时。对方有保险,可她和她态度恶劣的父亲坚决不肯偿付这800澳币的保底费。他们不是舍不得花小钱,敢于撒谎吗,可巧碰对了人,我们是备受压抑 ,不是难民胜似难民的中国163,正愁找不到宣泄口呢,就算官司不一定能打赢,让她再多放点血这件事还是能做到的。就算是出气,这官司也得打。

 

 

头一次上庭我们没找律师,因为口语达不到上庭辩论的水平,只好雇了个口译员。但对方故意且人为的弄错地址不到庭,造成庭审延期。我们白耗费了一天工时和相关费用。

 

第二次也是在RINGWOOD法院开庭,进门有安检,法庭外过道的椅子上坐满了人,还有带着小娃娃来的,也有不少亚洲人,比医院里的人还多。3、4号法庭相邻,法庭里面并不大,只有两三排旁听座椅,除了当事人并无他人。侧面一个单独的桌椅,放着本圣经,应该是给证人和打官司人陈述时用的。

正对面坐着一个白头发的法官老爷子,他旁边坐个西人女孩大概是庭审记录员,带着宣誓,打字记录,帮着传递证据和文件,我看她打过几次哈欠,还有那法官,能坚持天天的仔细听人家唠叨家常琐事,还得判断是非曲直,这工作实在是累人。

不过在澳洲没有交通事故鉴定这类部门,打官司完全凭法官的想法和心情,你的证词和证据是否可信,你的人是否能让法官产生好感和信任感都很重要。

 

有修车行的好心人帮我们介绍了家口碑极好的西人律师。前期一直是通过文案律师发邮件联络(中介性质),感觉对方也不是特别有把握。但没成想到了上庭这一天,换成了瘦高个、满头银发且风度翩翩的上庭律师。这人效率极高,只用了半天时间和当事人、证人等谈话,对口供,下午出庭时句句都能说到点上,庭审过程近两个小时,问的对方错误百出,他还笑着拍对方律师的肩膀表示安慰,那场面就和电视上的差不多。

之前他俩律师还一起逛超市,看样子很熟,可到了法庭上就一是一二是二了。

 

我们的口译员也特别给力,上午是个小姑娘,说话干净利落,律师很满意。可惜她下午有另一个约,临时帮我们在群里找了别的口译员,是个中年男士,专门做庭审口译的,更有经验。我们想不到的地方,他都会提醒一下,比如进门出门时要给法官鞠躬,不要被对方激怒出言不逊等等。

 

第一次庭审我没去,包括这次开庭我本来也没去。可律师在上午突然听说我在副驾驶,非得让我来作证不可。他说六个月身孕没问题,可以作证,没办法我就只好去了。从上午11点等到下午2点才开庭,又持续了两个小时庭审才结束。法庭外的椅子靠背低垫子硬,进去后那把椅子还稍微舒服点。说实在的,虽然是为自己家打官司,可经过这么漫长而疲乏的等待,心情也好不到哪去,基本上是按律师的方案和思维说话,感觉这次也就是当了回是打官司的工具而已。

 

当对方律师问我们车子停在那里有一分钟是我自己记忆的,还是听我先生说的。我只好笑着说是我自己估计的,而且我对这事不太关心,毕竟过去两年了,我们不常讨论这个话题。他又问驾驶员是否看过后视镜,既然过去两年,你怎么还会记得。我说记得,是朝着我的方向看,当时记得是因为撞击的很猛烈。凡是律师要陈述什么,马上就会被法官打断,问其你的问题是什么?我发现对方律师远不如我们的律师心理素质强,他大概想找出我的漏洞来,可又琢磨不出什么好问题,最后都有点结巴了。

 

证人一般是不允许在作证前进入法庭的,当我回答完毕后坐到旁听席上时,口译员说法官是倾向于我们的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个重要的证人,追尾那天我们曾给一位英语非常好的老移民朋友打电话询问,她当时有和肇事司机通话,对方在电话里承认错误等等。

对方大概只记得我们曾有过一个前车证人,并且那位163不愿意出庭(我们曾无意中将那个证人的联系方式交给了对方律师,或许他们也有过沟通.)但他们对于今天这位曾经电话交流过的证人毫无防备。

 

而这位证人,她不仅是英语好,思维缜密,而且口才极好,估计如果学学法律的话能当律师了。这个证人也是律师在出庭当天才知道,然后突然决定让她来的,人家下午还有工作,加上去接我,不得不来回跑了两三趟。她和肇事司机住同区,可她一点也没犹豫,听说前位证人的事后还说要不说华人的心不齐,中国人怎么还不帮中国人。

 

法官两次让她陈述并确认当时的对话,她很肯定的说对方没带驾照,开的不是自己的车,是父母的还是别人的不清楚。对方说没踩住刹车撞了你朋友的车,承认是她的过错。问在责任书上签字,她说要先跟父母商量。法官问她是否跟我们很熟,她很聪明的说,不熟,不过是一个月打一两次电话而已。事后她又打电话给我解释为什么这么说。

 

而那位追尾的小姑娘,在摸着圣经宣誓后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微笑着撒谎。她完全否定了自己说过的话,我听得最多的是“I DIDN'T SAY THAT."

不过她毕竟没多少驾驶和撞车经验,经受不住我方律师的质问,漏洞百出。(我在下面领教过的,这位律师把我都驳的哑口无言,好像自己在撒谎似的。)她说我们车子突然变道,律师说那样的话撞击的是前车的左角,而不是正面。她又说我们车子摆正了又停住,她撞的。律师又要求出示照片,问地上的碎片在两车道中间是为什么,她回答的不合常理。可惜了,她在下面没和自己律师好好练练怎么圆谎。

最后法官说对方说的不合情理,不可信。对于电话证人,她是个独立的证人,英语很好,不会有误解意思的可能性。最后判我方官司打赢。

出门后,律师立刻找了个小屋大家坐下开始核算费用。超过一万的律师费全部是由输官司的一方承担的,可我们这个律师费是3000,所以一边承担一半。然后是我方最初修车费的报价(现已涨价,但只能按最初的报)当天的误工费,口译费等等全部由对方承担。

我们出庭两次,这场官司一共损失两千澳币。这场官司打的值。

肇事司机除了要支付自己律师的费用,修车费、我方律师费等等,大概需要花费一万澳币。这些费用在一个月内到我方账上。

这就是不乐意花八百保底费所付出的代价。

 

关于那位不肯出庭的证人,有朋友说她人品差,就这事有办法把她撵出澳洲去。特别是她最后一次说的话:我什么也没看到,就是不去作证,有本事你告我去吧。换成是我呀,不只是被激怒了,我不还击一下你不晓得我姓啥。要不怎么得罪谁也别得罪女人呢?可我先生说那位163熬了三四年就快拿身份了也不容易,我们不能这么干。那就算了,反正这事最后算是圆满的画上了句号。

 


___

 

结案:

被告在法院宣判后并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赔偿,律师经过协商后申请了强制执行,我们终于拿到了赔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