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似水流年

寻找记忆中的梦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女儿上学第一年小结(澳洲)  

2017-01-14 11:45:10|  分类: 澳洲学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女儿松子上学已经一年了,圣诞的临近意味着第一年的学业也结束了。娃儿上学,对俺们家也算是件大事儿。从此就是正儿八经的“儿童”了哈,人生新阶段嘛。简单小结下吧。总结的顺序是,先挑我最重视的方面讲:

最让我们欣慰的是松子社交性格上的变化:从在幼儿园一句话不说的状态,到现在能自然的跟老师同学们说话,甚至跟朋友们说笑打闹。虽然和别的孩子相比,仍然还是太扭捏不大方,但我们是真知足了。养育孩子咱不跟别人比,只跟自己比。人哪有十全十美的,相反,那些在某一方面有天份的人往往在常人眼里却是个怪人呢。不多言不多语不惹事生非的性格,让她在班里人缘很好,也结交了要好的朋友。

圣诞节前,互赠贺卡,大多随卡粘一个拐杖糖或巧克力。第二图是老师送的:


 融入集体生活之后,自信心增强了。老师对她的评语是“在各方面都认真努力”。只要是老师的话,对她来说就象金科玉律。再加上很强的忍耐力和自我控制力,使她在班里总是得到表扬和奖励,从来没上过墙上的警告栏。照这个速度,很快她就能积够小奖状,换领校长亲自颁发的校长奖了。(这个奖与学习无关,只看日常表现。)

 丰富多彩的学校生活。别看松子的学校在论坛里根本就是入不了法眼的“落后”学校,但我挺喜欢它的,因为它活动多多,几乎过不了几天就有这样那样的活动要参与,以致于我这全职妈妈成天觉得忙乎乎的,一点不比上班的轻闲。而且校风很不错,完全没遇到过bullyingr的现象。这很符合我的教育观。小学嘛,学个123ABC的,有啥必要把学业抓得那么重,我同意那个观点:“这个阶段孩子的唯一任务就是快乐的成长。”我更愿意把精力重心放在培养她:健壮的体魄、健全的人格、健康的心态。以这个目标看,我还是不及格的。

 语文,就是英语了。这个不佩服不行。和中国相反,我感觉这里的学校重视语文远超过数学。想想也是,数学只有对从事相关职业的人有用,而语文对所有职业的人、哪怕是没有职业的人,都非常重要。从松子身上很明显,松子入学前,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写不全的,到现在,简单的书她能自己阅读,能写简单的句子。进度如此之快,着实让我惊讶。不得不羡慕人家英文确实比汉语容易学啊。除去放假,上学的时间也就八个月吧,每天早九下三,还有那么多的活动,真正学习的时间能有多少啊,而且是一边玩着一边学,学习效率如此之高,牛。

看看吧,入学时26个字母都写不全的松子,一年后已经能自己给圣诞老爷爷写信要礼物了哈:


松子的画也多了许多对话框,眼看就能画故事书了吧?


 再说数学。绝对没有我们小时候在国内学得扎实。这里教知识,面儿铺得很广,点一下皮毛就不深入了。比如,学十以内加法的时候,就同时学面积之类的了。不象我们是把一样学扎实了再往下走。十以内加法都没练熟呢,又扔下不管了。以至于一年过去了,许多小朋友十以内加法还要数手指头。不数手指头的绝对是家里额外练过的。反正咱华人家长是实在看不下去的,一定会让孩子在家做练习的。

 松子这一年,依然保持着“不学无术的文盲”状态。(没额外花钱报班学任何东西,身边同龄孩子再找不着第二例了哈。别说六岁了,身边就是才四五岁的都已经风风火火的穿梭于各班了。)我不是说学东西不好,学个游泳啊跳舞啊甚至咏春拳啊我都觉得很好啊。可惜咱家孩子不喜欢啊。芭蕾舞在我的引诱劝导之下只学了一个学期就罢课了。再次证明:兴趣是天然的老师,她不感兴趣的,逼她也白逼,花钱受累还自找烦恼。游泳本来这个夏天想开始学的,结果家周围的都没报上名。也好,晚点学就晚点吧,没关系,据说大点才学,理解力强更容易掌握不是。总之,“不学无术”的松子,和那些才艺压身的孩子们一样快乐,我相信她的未来也不会就因为现在啥也没学就变得不幸福。

 既然是小结,不得不提的还有得奖的事儿。各个学校都会有年度成果展示大会。提前收到了学校发来的获奖通知,实在让我们意外又欢喜。欢喜那再自然不过了,意外的是,我们对松子的学业并不太上心,第一年上学,我们更关注的是孩子对新环境和集体融入,关心她和同学们处得是否快乐,精力更多的用在松子和朋友们之间的交往上。每次学校搞活动,我们都全身心的投入参加,单纯的享受新鲜的集体生活。相对的,对什么算术单词啊之类的基本是靠孩子自觉,当然必要的监督还是要的,保证她完成老师的要求就算完事儿,不象大多数华人家长那样,在家里给孩子额外超前的学。育儿这件事上,我更愿意降低目标,以获得更大的惊喜。我并不把“要强、上进”看作是多大的优点。跑题,回来说奖。 

每个学校甚至每个班的奖项设置都可能不同。松子班设了六个:综合优秀奖、语文奖、数学奖、科学奖、艺术奖、进步奖。关于体育,还有单独一天专门颁奖,可见对体育的重视程度。松子得的是艺术奖,字面翻译是视觉艺术,其实就是咱们说的美术,不包括唱歌跳舞乐器。其实大颜不惭的说,也算是实至名归哈。不过一提到艺术奖,容易让人觉得是花架子,至少刚开始,我这个中国脑袋觉得它不如数学语文之类的含金量高哈。后来又自恋的一分析,想法就反过来了。你想啊,低年级的数学语文能有啥,无非是123ABC,哪个孩子在家提前学点或者多做练习,拔个尖也不难。但你说美术这东西,你天生喜欢就是喜欢,这不是你肯刻苦多练就能行的东西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就不能再小瞧咱艺术奖了哈。何况,我最赞同的育儿思路是:让孩子做她喜欢又擅长的事情,谋生和兴趣尽量融合,是最幸福的。既然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咱就把有限的精力放在真正喜欢和擅长的事情上去,不必牺牲那么多的自由和休闲去刻苦的把孩子培养成全才哈。再说了,就凭我对孩子学习的放任态度,松子也不太可能得啥奖,入学时还常把3写反呢。得个美术奖就知足吧。

再自恋的上几张松子的随笔小画吧。大多是从她的课堂练习册和作业本里发现的。


仍然迷恋的my little pony


作业的一项是写词语并画出来。boring这词儿,让我还真不知怎么画好:


在学校跟着老师做了许多美术类的东西:


填色虽然没啥水平可言,但孩子这份耐性,也有点让我意外的:



最后再跑跑题哈。说说我对学校排名,以及精英中学路线的粗浅看法:

我想,把学校按成绩排名,不代表一切。毕竟有些东西没法在考试中体现,比如阅读水平、知识面和体育等。所以成绩排名靠前的学校只能说是更擅长应试教育。甚至我觉得跟学校的教育水平相关度都不大,因为重视成绩排名的家长才会往好学区挤,这样的家长自然一定让孩子上校外补习班,与其说成绩高是学校的功劳,不如说是家长拼补习班的结果。好学校的好学区,其实就是把那些特别重视学习的家庭聚集在一起罢了。就算有个别的起初没那么重视,上学了以后,心理又没强大到看着孩子落后的程度,也加入了拼补习的行列。

唯一不同的是,排名前的学校有着更重视成绩的学习气氛,这对孩子来说是个不容忽视的影响罢了。但这个优势也只对那些单纯盼望高分的家长有吸引力,我还真就不信了,难道那么多孩子都喜欢当医生和律师?如果每天干着不喜欢的职业,赚很高的工资就能幸福了?那些普普通通的各行各业的人们,就都不幸福了?我不是说医生律师不幸福,而是想说,职业的高薪和稳定不是判断幸福与否的标准,顶多算是影响因素之一。如果为了这个因素之一,强压那些本不喜欢拼成绩的孩子,真没必要。

幸福就是一种内心体验。在衣食基本无忧的当代,幸福感与物质的联系只会越来越弱。当然天生是学习料儿的既学得好又没失去快乐的当然让人羡慕哈。不排除有天生就喜欢读书喜欢当医生律师的娃儿,这种孩子读起书来也不会太吃力,考个精英考个医生律师专业都不会太难,也用不着父母想法儿押着去学是吧。

总之就是,看料施材吧。精英中学绝不是唯一的好路,因人而异。我对精英中学的路线,既不抗拒,也不迷恋。顺其自然,不用太下功夫就能考上,孩子又愿意读,那咱就读,咱的目标就是能上个大学就成,最好是自己感兴趣的专业,仅此而已。考不上精英或者根本不愿意去考的话,我也不会强迫,讲清楚各条路的利弊,让孩子自己选。当然女孩子上普通公立中学还是要谨慎,如果所属学区的实在校风不行的,只好辛苦家长努力赚钱,至少把上教会中学的学费给挣出来哈。其实按足迹的所谓平均工资供个教会学费小菜一碟,但许多人宁可买若干投资房,消费观金钱观的区别。置房置地,祖宗留下的传统哈。。

我身边也有华人朋友不信这个邪,孩子从来没上过任何补习班,甚至孩子妈妈说了,就算孩子考得上精英中学,都不会让她去读的。现在读着孩子喜欢的教会中学,非常快乐,气质变化和丰富的学校经历都让我羡慕不已。精英中学的孩子埋头做题背书拼成绩的时光里,人家在教会中学里参加学校乐队各处表演去、参加学校拉拉队各处比赛去、参加学校自制服装模特表演去。。。这样成长出来的孩子有主见有人生阅历,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知道自己将来要做哪方面的职业。对这样的孩子,还何苦逼她去拼高分挤医生律师专业呢?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