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似水流年

寻找记忆中的梦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虐童者,其罪当诛  

2017-06-24 20:33:07|  分类: 请举报虐童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转载】虐童者,其罪当诛 - 坐看落花 - 我的似水流年
 
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五味杂陈,这两天不停地被虐童的新闻轰炸神经,有些手足无措,更多的是气愤与无奈,能做什么?构筑不了这个时代道德的天际线,一人之力何其渺茫与浅薄,但是却又想大声疾呼:虐童者,其罪当诛!

百度一下:虐待儿童罪是指非法虐待儿童的刑法罪名。中国虐待儿童案件屡禁不止,严重威胁到儿童健康,而中国刑法中没有此项罪名的法规。由此社会呼吁,中国《刑法》应当尽快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,将没有造成死伤但是性质恶劣的虐童行为予以犯罪化。

据百度分析的犯罪影响:虐待儿童是静悄悄的犯罪,其身体伤害通常不严重而心理、精神伤害尤其是对儿童成长的负面影响是巨大和长远的。如果不对虐待儿童作刑法上的单独评价与定性,并确定严厉的刑罚后果,此类行为必然层出不穷。

很多人不知道虐待儿童的边界,也不认为取乐、侮辱、忽视儿童的行为也属于虐待。如果虐待儿童行为没有造成死伤后果,按照现行刑法将很难追究大多数虐童者的刑事责任,即便这种虐待儿童行为的性质十分恶劣。

在国外,虐待儿童的行为是法律的高压线,而在中国还是一条虚线——虽然形式上禁止但定性模糊,而且处罚疲软。


搜索到此为止,实在不敢再看虐童的相关描述,尤其是活生生、血淋淋的案例。承认,心理承受能力遇此即垮。曾经以为,过往的经历已经将心房外筑起了坚硬的外壳,却不知,在遇到虐童的字眼时,犹如猛地被浇上了强硫酸,任其外壳再铜墙铁壁,顷刻间也会化为乌有。剩下的,就是被侵蚀之后,慢慢恢复的神经,一点一点经受着疼痛。

父母不需要培训,即可无证上岗。因而这种天生的特权,让一些父母有恃无恐,将孩子私有化,似乎那只是个物件,想怎样就怎样,随心所欲。骂、打、伤、残,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岂是这些魔鬼的对手?!除了哭,就是忍。中国自古以来,从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,出生即从父母,这是硬道理,更是天然的枷锁。在这种强权捆绑之下,某些个丧尽天良的父母,根本漠视对孩子的虐待,根深蒂固烙印在头脑中的是,孩子是我的,想怎样就怎样。


虐童者,有亲生父母,后娘后爹、教师等等,这些个没人性的东西,不知道是怎么下得去手,对着孩子虐待,是显示成年动物的勇猛还是根本没有人心?这些盘踞在孩童身边最亲近之人,生生的将孩童推向深渊,是个孩子啊,还没有长大,就被摧残如此,以后的日子该怎样?身体机能让且不知如何恢复,心理呢,那如影随形的恐惧,一辈子都抹不去。


少年强则中国强。虐童案的频发,说明了什么?从根本上,是国家对此的容忍。重判、重刑,也许会让那些魔鬼忌惮一些。一直以来,崇尚法家思想,乱世用重典,就是要让坏人得到该有的报应。天不收,自有法来惩。法律的核心精神是什么?私心认为,就是公平和正义。何为公平?就是让老弱妇孺能有个申诉的渠道,让弱势群体得到应有的保护和尊重;何为正义?就是当暴虐事件发生时,该枪毙枪毙,别来个缓刑婆婆妈妈。


我们身处的这个国家,我们无比深爱,都在默默地为她繁荣昌盛添砖加瓦。但愿我们深爱的国家,能够拉起高压线,筑起防护墙。从法律层面,将虐童予以立法,给予儿童应有的尊重和保护,严惩施暴者。毁了孩子,就是自我毁灭;从制度层面,在顶层设计上予以保障,保护儿童,需要切实可行的制度予以维护。无能力监护,可以交由社会福利院,为人师表者,必须执证上岗,以德为先,诸如此类,要从制度上严加考量,层层规划,为孩童的未来保驾护航;从社会层面,加大宣传力度,引导向善的力量,对于虐童案足够重视、足够警醒,让舆论的声音从够客观理性的发出,让施暴者无所遁形,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;从公民层面,牢记“虐童犯法”,如若发现身边的虐童行为,第一时间报警,并及时制止,毕竟,每个人都曾是孩童,孩子还小,还有未来。


每一个虐童案,都可以用惨烈来形容。从关注“河南洛阳虐童案”(残暴情夫虐童惨案)开始,就彻彻底底被刘辛怡这个可人疼的孩子降服了。她太美好了!经历了四次心脏骤停,经历了开颅疼痛生生被掰断牙齿的撕心裂肺般的极痛,她现在一天一天的变好。她曾在洛阳医院ICU中被推出,送往法庭,如物证一般,插满管子被展示。因为有痰,那沉重刺耳嘶哑的呼吸声,撕扯着庄严国徽下每一个执法者的心。辛怡出事的时候还不到两岁,一岁九个多月的孩童,天真懵懂,就被人渣在四天之内折磨的面目全非,最令人发指的是,她的母亲就在身边,就在身边目睹着这一切!不管不问之后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,天真烂漫的辛怡伤心了,再也没有睁开她那双明媚的双眸,只贪婪的在黑暗中取暖,陷入沉睡。写到这儿,有点泣不成声。对于施暴者,无期不缓刑,以及其生母的十年刑期,在同类案子中已经算是量刑很重,但请原谅,我仍认为不够。这个虐童惨案性质之恶劣、手段之残暴、后果之严重,都已经出离了人类的忍耐极限,要知道,从刘辛怡被虐,到她今后的日子里,终身依赖护理,这完完全全都是外力造成,她满身是伤,全是在她亲妈的眼皮子底下发生。她也曾是一个物质贫乏但身体健康的小朋友啊,被虐导致终身残疾,她的一生都毁了!凭什么虐待她?!凭什么这么残忍?!如何下得去手?!她的心里不只是流泪,她在流血!请原谅又不冷静了,只想说,施暴者,必须严惩不贷,罪当诛!其实,都不解恨。

对于虐童者,只想把他们曾经的暴行,一遍遍在他们身上重演,疼不疼啊,肯定不疼,他们施暴的时候根本不顾及于此,他们根本没有心,才可以下此狠手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